第1368章 料事如神_0

“谢谢。”杨怀年都把昨日张禹给他开药方的事儿给忘了,眼下见萧洁洁亲身把药给送过来,他急速道谢。萧洁洁说了声“不用谦让”,便回到自己的方位坐下。吕小雪看的直模糊,不明白这是怎样回事,猎奇地看相老公。杨怀年照实将昨日的事儿给说了一遍,吕小雪这才豁然,心中嘀咕,这个张禹还挺怪的,撮合人的方法也挺新鲜。尽管这么想,但她也跟着向张禹道谢。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用谦让,现在菜都齐了,咱们吃饭吧。”说着,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他首先动筷,萧洁洁和晋飞翔也跟着夹菜,杨怀年和吕小雪还在犯嘀咕,见人家都吃上了,那就只能也拿起筷子。他们以水代酒,边吃边喝边聊,张禹没有什么架子,显得和蔼可亲,加上为人谦善、低沉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他的身上,隐然有一种法力,那便是让人觉得,非常简单接近。过了一会,吃的也差不多了,张禹关于约请杨怀年到无当集团的事儿,那是只字未提。这样一来,反而让杨怀年两口子有点着急了。这时,吕小雪从包里掏出来银行本票,她看着张禹,说道:“张总,你们公司是不是转错账了,昨日给我赚了一千万。”“没有转错,这是给杨兄补偿金……”张禹浅笑着说道。“补偿金,什么补偿金?”杨怀年立刻问道。“杨兄由于我和戚家的纠葛,不小心丢了作业,这让我真实过意不去,故此才给杨兄转账了一千万,作为补偿。”张禹温文地说道。“张总可真是料事如神,这笔钱清楚是在我被炒掉之前,打到我妻子账户上的,莫非张总提早就知道我会被炒?”杨怀年严厉地问道。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也是不免的。说我料事如神,其实也差不多……”张禹说着,审察起杨怀年几眼,又道:“就好像我能看的出来,杨兄在弱冠之年,曾惹下一个不大不小的费事,若非有贵人相助,绝不或许持续学业。”“嗯?”听了这话,杨怀年愣了一下,惊讶地说道:“你、你怎样知道?”“由于我料事如神啊。”张禹自傲地笑道。“那你能说说,详细是怎样回事吗?”杨怀年问道。“若是能说出详细,岂不是成了神仙。”张禹笑道:“我能算出来的,也仅仅个大约。不过到底是什么事,杨兄必定心知肚明。”“呃……”杨怀年沉吟一声。吕小雪越发的猎奇起来,看向老公,低声说道:“什么事呀?”“我上高中的时分,看到一个无赖欺压女孩子,就上前阻止,失手将人打成轻损伤。可那个女孩子受了惊吓跑掉了,而那个无赖因此是血口喷人,说我寻衅将他打伤。由于没有证人,我这拔刀相助基本上就要被界说为殴斗,好在关键时刻,有一位其时路过大爷传闻了这件事,出头替我作证,而且帮助找到那个女孩子,这才还我洁白。假如说,假如没有这位大爷帮助,只怕我就要被校园开除,也不会考上南都大学了。”杨怀年照实说道。“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”吕小雪听了之后,看了晋飞翔一眼,说道:“那你有没有跟人说过这事。”“我和飞翔尽管是一个系的,但并非住在一个睡房,也便是后来一起到镇海闯练,这才熟识。这件事,他并不知道。”杨怀年说道。吕小雪点了允许,但随即说道:“就算张总料事如神,可这笔补偿金,咱们仍是不能要的,仍是请张总回收。”说完,她站了起来,走到张禹的周围,将银行本票放到张禹的桌前,嘴里又道:“这里是一千万,一分钱也不少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我就先把杨兄存着。”他却是洒脱,将本票顺手递给了萧洁洁。吕小雪回到自己的方位坐下,她现在越看张禹,越觉得猎奇。吕小雪又道:“存着是什么意思?咱们可不计划要这笔钱。”“不妨。”张禹说着,举起水杯,“咱们干杯。”世人也都碰杯,喝了杯子里的水。眼瞧着张禹,脸上都是沉着的浅笑,吕小雪又道:“张总,咱们家怀年丢了作业不打紧,大不了日后从头再来。可你开罪了戚家,恐怕少不得费事。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张禹又笑了起来,“开罪了戚家,只怕你们两口子还不知道吧,其实我早就开罪了戚家,现在还不是好端端的。戚家假如真有本事将我怎样,估量也不会是现在这个姿态了。”“现在什么姿态?”这次是杨怀年问道。“杨兄,我想你对戚武耀的操盘指挥,必定非常疑惑吧。”张禹依然浅笑。“张总知道其间原委?”杨怀年不由得问道。他一直在疑惑,戚武耀是不是脑袋让门给挤了,如此傻13的操盘,简直是把钱往水里扔。张禹笑道:“原因很简单,你原本是计划操盘震仓,镇压股价。可他传闻我正在做多国证30的股指,就一心想让我赔钱,那自然是要做多了。”“你怎样知道,咱们公司在操作国证30的股票?”杨怀年愈加猎奇起来,这可是公司的肯定秘要。“你告知我的呀。”张禹笑道。“我怎样或许告知你!”杨怀年叫道。“可是现在,在戚家人的眼中,便是你告知我的。”张禹望着杨怀年,一脸不可捉摸地说道。“这……”杨怀年有些无言以对。可不是么,知道公司操盘隐秘的人不多,除了戚家高层之外,就他一个外人知道。那不是他走漏出去的,莫非仍是戚家自己走漏出去的。“可我底子没告知你,你是怎样知道?”杨怀年又焦急地问道。“商业隐秘。”张禹自傲地说道。“张总公然高超,手都现已伸到投资公司去了,真实叫人敬服。”杨怀年有些无法地说道。“其实我不是高超,而是你的上司太愚笨。他不听忠言,自毁长城,现成的大礼包送到我的面前,我假如不笑纳,是不是太对不住他了。”张禹又笑着说道。这句话,有些一语双关。一方面是说,戚武耀将杨怀年推到张禹的面前;一方面自然是说,杨怀年在拉升股价的时分,遇到大宗的卖单,便是接下张禹获利的高位筹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