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篇 第十四章 旁观者‘秦云’

从万里外急速飞来的葵食宫主遥遥看到这一幕,也不由心头一颤,寒鲨将军和杨崧仙人交手仅仅几个回合就丢了性命,死的真实太快,连一个呼吸时刻都没撑得下来。“焚烧元神?”葵食宫主看着那气味恐惧的杨崧仙人,暗惊,“真是疯了,连修行路都不管了。”本来担任操控十八魔仆的秦云,见状也暗暗叹气:“杨兄他所谓的绝技,竟是焚烧元神。”一般俗人的灵魂很重要。而天仙元神,更是重要,是生命底子!焚烧元神,比焚烧灵魂还严峻,那是损害底子,领悟也会大大下降,正常人灵魂残损会变成发呆,天仙元神焚烧后,领悟大大下降……修行路可以说是隔绝了。修行路隔绝仅仅一方面。焚烧元神,也会导致部分回忆残损。元神越强法力也越加精纯雄壮!而元神变衰弱后,法力也会变弱。比方杨崧仙人经此一役后,法力精纯程度也会大幅度下降,实力都会下降。元神的强壮,非常重要。像秦云法力之所以雄壮,便是凡俗时就凝聚紫金金丹,又自创剑仙法门,元神境法力就无比雄壮。就像一座楼房,地基够安定,楼房才干满足高。一座楼房,从低到高,每一层都很重要。修行路也是如此!每一步根基都很雄壮,那么到达天仙,到达金仙,法力才满足强壮!这也是道祖弟子们比许多散修强壮的原因,便是由于他们法门太凶猛,每一步都很厚实。焚烧了元神,则是削弱了根基。“损害元神,断了修行路,法力从此大降……这便是他的绝技啊。”秦云静静看着。“杀。”杨崧仙人头发飘动,双眸中满是张狂,操作着那六道乌光飞向寒鲨宫二宫主‘魇龙将军’。这一刻,注定是他杨崧仙人此生最耀眼的一刻。“大哥。”魇龙将军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,他大哥寒鲨将军这么快就死了?他震动之下,被木龙护法一棍子砸在膀子上都情不自禁往后倒飞,肩骨开裂,但他一点点不在乎,肩骨也敏捷愈合无缺。“那六六黑血飞梭有问题,并且这杨崧仙人还焚烧了元神,他这一刻法力都能媲美金仙了。”魇龙将军看着远处飞来的六道乌光,一边挥动蛇矛抵御木龙护法,一边想着保命了。木龙护法见状却是大喜,一个弹指,一颗豆子飞出。绿色的豆子,上有鳞次栉比金色符纹,飞出后它敏捷的成长,长出了很多的长长藤蔓以及叶子。这些藤蔓和叶子张狂环绕住魇龙将军。道家常见散豆成兵,豆,也是符箓的另一种表现形式。有长期运用的,也有一次性的。像许多道符也是一次性的。“滚开!!!”魇龙将军此时张狂挥舞蛇矛,威势都强了几分,张狂的左冲右突,但很多藤蔓枝叶不断羁绊,断了又再生,魇龙将军一时刻身上环绕了很多藤蔓枝叶,似乎堕入泥沼般。“你的死期到了。”木龙护法挥舞木棍,一棍子戳在魇龙将军的胸膛,魇龙将军被捆绑着牵强挥动蛇矛都慢了许多,直接被捣出了一血窟窿,可是木棍一回收,血窟窿就敏捷在愈合。“嗤嗤嗤。”六道乌光来了。魇龙将军显露惊慌失望色,张狂挣扎着:“不不不——”被捆绑下,他底子无法抵御那六道乌光。只见六道乌光尽皆钻进魇龙将军体内!‘六六黑血飞梭’本就阴毒狠辣,并且为了杀死寒鲨将军,更是不吝损害飞梭自身,本来飞梭只能接受六十六道黑血大咒,杨崧仙人却是请巫门专门炼制的融入了足足九十六道黑血大咒,令威力大增。可每次运用都会损害飞梭,怕是两三次就会飞梭崩解。六六黑血飞梭,共六口,价值可是抵得上十件极品灵宝的。就用两三次?更何况,杨松仙人此时焚烧元神,法力暴涨到新层次。催发这六六黑血飞梭,迸发的威力更是恐惧。“噗噗噗噗……”魇龙将军身体不断被刺出一个个窟窿,恐惧的黑血大咒还不断渗透进他的元神。“不,不,不——”魇龙将军不甘心,可他的挣扎越来越弱,终究再也没动静,彻底被那些藤蔓枝叶给捆住了,只剩下尸身。魇龙将军,死!自此,寒鲨宫两位宫主都已毙命。“死了,都死了。”杨崧仙人气味变得衰弱下去,他喃喃低语,“曦儿,我总算给你报仇了,给你报仇了。”他本来是玉虚宫三代弟子,玉虚宫收徒多么之严厉?是毋庸置疑的天之骄子,修行法门也是三界顶尖,法力之雄壮,比一般的天仙九重天还要更强一筹。而现现在,他法力一路下降,气味也只相当于一般天仙五六重天。杨崧仙人能感觉到,自己元神无比衰弱,也‘死板’许多,思想都很愚钝,领悟大大下降。若说曩昔仍是三界的英才,现在只能算是庸才。可杨崧不在乎,漫长岁月的预备,就为了今日,他做到了。咻咻咻……那六六黑血飞梭飞回,杨崧仙人翻手就收了起来。这六六黑血飞梭还能运用一两次,现在他实力大降,也能震撼些宵小。“哈哈哈……”木龙护法也振奋的很,盯着魇龙将军的那具尸身,拿出了一布袋,打开袋子,“收。”魇龙将军的尸身以及武器等物,都被收入了那袋子内。……这次战役秦云太轻松了,一开始还算运用星光之剑去缠住十八魔仆,后来寒鲨将军一死,他都彻底成了旁观者了。木龙护法在收战利品,秦云也收起了战利品。寒鲨将军肉身早就破坏,许多物品四散飞着,秦云只能透过笼罩周围三千里的星力,将一件件物品给席卷过来。首要最重要的便是那‘百魔幡’。百魔幡,可是操控十八魔仆的极品灵宝。“呼。”百魔幡被星光裹挟着敏捷飞回,飞到秦云手中。失去了主人,秦云的法力简略炼化了下百魔幡,暂时能操作了。看着远处呆呆傻傻在半空中的十八魔仆,秦云有些振奋:“百魔幡自身便是极品灵宝,那寒鲨将军为了炼制十八魔仆,付出代价更是大。只可惜,这是魔仆……尽管没指挥,可是我等仙家法力操作起来威力就弱了。最好,得将十八魔仆再炼制,转化为十八道兵。”“可要将十八魔仆转为十八道兵,付出代价也颇大。”“可再怎样,这百魔幡和十八魔仆……仍是抵得了五六件极品灵宝的。”秦云暗道。假如卖给天魔,天然能卖出超越十件极品灵宝的价。可这等凶猛的宝藏去‘资敌’,也会被碧游宫内许多弟子看不起,或许有些修行人会不管脸皮做这种事,但秦云却不屑这么做,由于如此无耻的事,底子不符他的道心。修行,不行违反道心,不然便会成为心魔,乃至或许销毁修行路。“嗖嗖嗖……”那一个个被抹去才智的十八魔仆,在秦云借百魔幡操作下个个朝百魔幡飞来,尽皆投入百魔幡。“还有其他宝藏。”寒鲨将军有一手环,内含空间,寄存很多宝藏,也被秦云收起。那一对极品灵宝金轮,也被秦云收起。还有些寒鲨将军随身携带的物品,比方一些玉瓶、绳子、玉牌等。“呼。”一块看似一般的白色温润玉牌飞到了秦云手里,刚一到手里,这白色温润玉牌猛然迸宣布耀眼光辉。轰~~~~耀眼却温文的白色光辉,从玉牌中迸发,成为整个半空中最耀眼的场景。远处本来都有些灰心预备回来的葵食宫主、实力大损的杨崧仙人、心头激动欢欣的木龙护法,都感觉到了那股陈旧气味,不由都回头看来。只见秦云手中的玉牌,迸宣布了耀眼的白色光辉,在白色光辉中,却闪现了一只陈旧的巨大异兽虚影,它身躯似乎一头白色的狮子,脑袋却似乎白熊,一双小眼睛正看着秦云。淡淡混沌气味弥漫着。玉牌上空,那陈旧异兽虚影看着秦云。“这是……”葵食宫主、杨崧仙人、木龙护法看着这一幕,都有些难以置信。